后宇宙时代故事系列(短篇)2(宇宙前故事)

窍门方法 admin2周前 (05-11) 0 1

后宇宙时代故事系列(短篇)2(宇宙前故事)

  后宇宙时代故事五 消失的峰会(一)

  第89届青春黑科技峰会正如火如荼得召开。

  热爱展会和黑科技的各星球人们从无数奇异鲜花虫洞大门涌入。真实的入场门设在每个星球的会场里。即便如此,外面的停机坪、停车场、停船港仍挤满了各式最新的旅行大巴,包括旅费便宜的,比如星际四维大虫、四维龙,它们背着人流停入龙港,数百条彩色巨龙在那捕食陨石中的营养,场外一片混乱,喧嚣一片,还有四维巨虫在争食中被巨龙吞噬,现场血型暴力,犀牛人警察正鞭笞着巨大的鞭子,鞭子上闪着闪电。

  他,一个后时代的古人类,坐在门口的展台前,远望着场外龙舞,听着身后场内土星人慷慨激昂的激情开幕演讲,声音低沉刺耳,如推土机不断地推过草坪,他时而无聊安静,时而站起来迎接招呼门口的投资人或客户。心情偶尔沉重,为了这个展台花了公司近半年的广告预算,若不达到效果,回家便被开除。

  贴身荧光衣服上变换着企业的LOGO“安静公司”,还模拟了他的倒三角形身材,夸大了他的肌肉,一些立体真实的投影环绕他周边,那是波浪起伏的海滩、紫色秋千、旋转着的滑滑梯、绚烂星空,周围空气中漂浮着奶香味、海水味、爆米花味,有时他假装在沙滩边喝饮料,有时他卷入滑滑梯。每当他站起招呼客人,还会有虚拟烟花开放,星光闪耀炸得旁边的各星球模特们直揉眼睛,分不清是白天还是夜里。

  “哦,卖虚拟空间的”路过的人们这样评论。

  每当客户停留,他就弯腰将空气中悬浮的粉红色拉链“撕”开一个口子,一群白色蝴蝶带着花香扑面而来。“这是最新款清新家庭套餐!”他的荧光衣服还有扩音和柔音功能,使得声音变得充满磁性和异性魅力,人们忍不住望进去,小型白色庄园内景小巧精致,便好奇地排队踏进去,消失在峰会门口。

  “20个人的家庭套餐客满啦,下一位!”他说完,20个来自各个星球的奇装异服者,整整齐齐从空气中的口子跨出来,叹气着乞求再逗留一会,脸上写满了抑郁,像吸完仅剩毒品的失落感。“请参观地球湿地套餐”,20个人又兴奋起来,急着踏入另一个口子,远望去,安静的湿地上漂浮许多水上豪华床,几只闲云野鹤在湿地上行走,远处的树林上有无数鸟窝。水声、鸟啼叫声,无比生动又安静。

  他辛苦得期待着,参观人很多,销售量很少。许多客人都买不起,连价格都不问及,逛得最多的是贪恋虚拟世界的树人、期待更多魔幻的巫师、许多星球的吵闹儿童和家长、长耳朵的绿皮人。狼人等没有幽默感的种族都不抬头。这次峰会,他一共准备了5个价格不菲的精选虚拟空间,被闲人们来回得塞满,要是没有土星人团队前来,那只能销售些基础款。“每个都经过警方备案!”当强壮的犀牛人警察路过时,他急忙大声补充。荧光衣服立即显示警方备案方面的介绍,备注着每个备案单号和注册名字。“我们严格遵守法律规定!”

  “犀牛人”来自木星,头上顶着巨角,看上去就像远古地球的犀牛角,他刚将一条违法喷火的巨龙引进另一平行宇宙里(因为龙能穿梭于平行空间、甚至多重宇宙),那个世界还未开峰会。他撇了一眼这个小人类,身高只有他的一半。他想起来,古地球早就被冰河世界灭了几次,古人类只好扎根在别的“类地球”上,由于想念过去的美丽环境,他们创造出了称为“四次元世界”的虚拟世界,真是厉害。这项科技从诞生起一直领先于所有星球。至今为止,其他星球都不知道人类是连接了虫洞,还是平行世界。总之,现在每家每户都至少一个品牌的基础虚拟世界,期待着不断更新,不断变大。但是,每次离开虚拟世界后,总有一种困倦失落感感,让人对现实生活非常失望,许多穷人割肾买最新的系列,而眼前这个展台只是个小众品牌,擅长创新的内部装饰。他还记得去年他们的一款深海系列,有美人鱼唱歌,后来人鱼种族抗议成为虚拟人偶。

  “这个标志不明显,容易被小偷利用”,他指着粉红色拉链口,唾沫横飞,声音洪亮,吓得周围的模特们纷纷避开,“明显明显!”他连忙站起身,“我们,那个,我们特地为警官们设计了虚拟人偶,等您来呢!别忘挑选!”他急忙拉开旁边一个黄色拉链口,金灿灿的古地球夏威夷沙滩夺人眼球,太阳光灼热,椰树轻轻随风摇摆,偶尔落下一只椰子,扑通一声,溅起几只海鸥,各式各样的妩媚犀牛女人正在沙滩边裸身嬉闹,洒水狂欢。“请您随便挑选!”他推着犀牛人警官进入虚拟世界。犀牛人面色不紧绷了,立即被几十个女犀牛人前拥后娆,轻松地把他抛向空中,随后一个细腰狂眨媚眼,眼睫毛如同手指一样长的女犀牛人,顶着尖尖的牛角,用巨大的红唇飞出一个夸张的红色飞吻,如同气球悬在空中。“就她。”犀牛人指指空气中的香吻,口边留下有腐臭味道的口水。他松了口气,“我会给您的空间自动下载,您回家就有了,谢谢光临!”他鞠躬,“你要是能弄出一条母龙,然后把那群饿龙全送入就好了。”

  犀牛人终于远去,峰会举办地的地心引力实在偏小,厚重的脚步翻起一群展台,一个妖娆混血模特希望进虚拟世界休息一会,犀牛人引起地面的抖动让她晕得快吐,梯子一样高的高跟鞋实在磨她脚跟,她说:“有没有最新款的奢华衣柜?”她是化妆品展台的模特,她脸上的化妆品有整容效果,看不清她真实面貌,尖耳朵挂着彩色的铃铛,凑过身来叮叮当当,“有,很小。”他瞧着站在梯子鞋高处得她迷糊了双眼,撕开一个彩色拉链,“啊!!”里面还在换衣服的女士们尖叫起来,“抱歉!”他慌张得拉上,试装时间还未到,真是失礼!一个年老皱巴巴的长鼻子女士拉开口子,走出来给他一个响亮的巴掌,爪子还留下了血红的印记,“色狼!我告你侵犯隐私!”说时,她忘记自己仍赤着半身,忘了虚拟衣物无法在现实中显示,她皱巴巴的皮肤非常恐怖近乎绿色。

  两个天使记者穿着白毛巾似的服装舞着巨大的翅膀靠近他们,“有骚动!”他们眨眼拍照,翅膀自动打起闪光,使得大家眼冒金星后又匆匆飞离,年老女士大叫着,“你给我回来!”几片长长的羽毛从高处洒落在绿色女士头上,她愈发愤怒,黑色长袍自动飞来遮住她身体。他反倒轻松了,千年等来天使记者的现场播报花絮,这可是实时新闻,最强效的广告!她骑上扫帚,临飞前,用枯枝魔杖指着他的鼻子:“色狼,祝你生意顺利!”接着一阵乌云挟着暴雨在他头顶上电闪雷鸣,又引的白色天使记者飞回围观。顿时,他倒霉的巨幅立体形象出现在峰会舞台上,舞台上本是某长寿模特的长寿营养品推荐,观众们正要昏昏欲睡,现变成他啼笑皆非的模样,如此生动,湿漉漉得尴尬笑容。荧光衣还立即显示出安静公司的字样,现场展示起最新广告。

  “你完蛋了!”一群儿童巫师从周围飞来。原来那是他们的奶奶,他们撞来撞去,哇哇尖叫着来抢虚拟空间。天使记者们开心不已,这时,一个土星人出现在面前。“全买了”。众人傻傻地安静下来,“每个虚拟空间的门口印上‘土星鑫鑫家族矿’送给今天参会的所有人!”会场内一片欢腾。全然不知,这场峰会将遇到前所未有的麻烦。

  远处的龙和四维虫,全消失了。

  (待续)

  后宇宙时代故事五 消失的峰会(二)

  假若时空一块面包,切去一部分会怎么样?

  面包留下一个大洞,里面的面包削向外飞逝?

  面包会自己融合,那被切去的一部分死去?

  一时间,覆盖鲜花丛的虫洞旋涡大门消失了,四维生物全消失了,不远处有个四维虫子的头被切断,血淋淋得留在峰会场外,紫色鲜血在空中漂浮,沾得到处都是,血型的味道弥漫让人恶心。夺目迷人的峰会现场缺少了实时远投布景惨淡一片,露出原来的简陋面貌——破旧的弹性可塑型房子,背景音乐也停了。绚烂的舞台和一个个展台都剩下暗淡无色的各星球人,所有的荧光衣服只剩下普通的花纹,没有妆点。

  所有的量子风时代报无法打开,时事通讯均停止,人们互相询问通讯设备是不是出现故障?

  喧嚣的场外突然安静得吓人,停车场和停船港红色信号灯无限闪烁,如同一片红色信号光海,不断寻找信号和搜索位置;一排新款T字号飞碟和两排新款N字号飞船无法自动远红外太阳能充电,对天空频频发射激光信号求援,如同迷茫的飞蝇;几百艘宇宙飞船开启雷达,升到半空中旋转搜索信号。会场里洒满场外的红光。

  所有网络方式,量子、电子、红外、光子、虫洞、即便是无需场外链接的水分子通讯都停止了。

  一声声莫名的疑问,各族人群在四处抬头张望。展台前的他赶紧拉开一个个虚拟空间拉链,请人们从虚拟世界中出来,未试完衣服的女士们满嘴责怪,甚至又得了几个巨型巴掌,他询问着土星人赠送的空间有无到货,周边的人们浏览起脑中的量子存储装置,均无法联网打开。他也用意念打开植入脑中的“电脑”,查询金额有无到账,无法联网,汗流直下,不断担心自己会不会被开除。

  虚汗无神了一会,有一瞬间,他觉得展台桌面摇曳的旗帜广告比以前还要真实,几片背景竹叶就在眼前摇晃,清晰得能看到细纹。他用手触摸着柔软的旗帜,对清晰感异常着迷,甚至都听不到周围的询问了——可怕的是,他的手能伸进旗帜里!试了几次,怀疑自己在做梦!

  一些时辰后,人群开始不安和骚动起来,没有新的客人进来,没有人能出去。通过虫洞回星球上洗手间的同伴与峰会内的同伴长时间失去联系,连峰会外的世界也开始关注消失的峰会。峰会外的虫洞门挤满了着急排队的游客。天使记者的闪光灯到处闪亮。“这是不是一场恐怖袭击?这是不是一场特殊的灾难?”峰会里外的记者们都这么激动地播报着,确定自己见证了一场信号界的灾难,也确定能站上头版头条。

  这场黑科技峰会只剩下丑陋的弹性可伸缩房子,那些光秃秃的柱子缺少了腾龙飞舞或广告商各族美人眨眼图片秀就像会生锈的塑料筷子,透过透明墙可看清峰会所在星球的原貌。一片简单开发的土地,少有水源和植物,贫瘠的土地上时不时有小型龙卷风在远处旋转,有各族的贴地面卫星机器在附近搜集信息,偶尔有不明情况的垃圾船前来违法倒一车的垃圾,被犀牛人警察填上罚单。场内现有的糕点已被一抢而空,仅剩的饮料正被长鼻子的巨人借着便利不排队喝完,人鱼族表示需要水源,尾巴干燥极了。一些无人问津的展台因为人们的无聊排起长队来,比如收集唾沫基因的展台,正显示着排队人加上基因后的形态图片;比如高级打印机,正把会场内垃圾打印成燃料。如机器人展台,为人们脑中替换更高级的芯片。

  等等,他大概猜到发生了什么。

  他走到机器人展台前,看到美女模特型机器人带着红色长尖耳朵装饰正笑盈盈得招呼他。他直接了当得切入正题。“为什么您还能联网?”他试图显得幽默有风度。

  “嗯?”美女模特型露出诡异的笑容,“不联网状态中,您没法替换或重新安装芯片,无法下载啊。”他问道,有些颤抖,排队的人群开始围拢他,踩着高跷的模特们前来使缺少亮源的展台黑压压一片。

  这时,刚与美女机器人链接加载完芯片的人配合回应“没下载成功。”

  他走上前,面对着比他高大的新型人类,脚软,回敬到:“那你怎么能听懂我说话?”尽量掩饰稍许的怯懦,他清楚新型人类鄙视着古人类不肯改造自己的顽固。

  后宇宙时代中,古人类指未加载其他基因的人类,新型人类指早年就融于时代浪潮中,不断加载适应宇宙基因的新型人类,他们比古人类更强壮,无需宇宙氧气呼吸器,能自动储存大量氧气,所以肺部很大,看上去像拥有雄壮的胸肌。同时,完全依靠人工体外子宫生育,已丧失生育功能,女姓胸部也没有哺乳功能,天使人也是其中一类新型人类,他们的翅膀还有蜻蜓的样子。

  他刚说的是古人类语,新型人类若脑中没有翻译机根本不可能听懂。“那个,我奶奶是古人类。”新型人类冷静得回答。

  “您奶奶是古人类的哪个名族?了解这个方言?”他继续不依不饶,手颤抖起来,荧光衣服突然靠着仅剩保存网络画面不合时宜得跳跃起和新型人类恋爱的人偶广告,两个人偶图像正一起搂腰看海。“汉族,广东话。”新型人类毫不迟疑,太过精确,明显能得到脑中的支援。他意识到,机器人通过数万年指数级的增长,可能在黑科技峰会中展示什么黑科技。

  过去机器族,或人工智能族群(他们自己称为“智能族”)统治过宇宙一段时间,他们精通全宇宙的每一个细节性的知识,引导全宇宙往和平方向前进,稳定星球扩张的步伐,合理利用和分配所有的资源,甚至你不用自己招呼出租车,所有的空闲交通工具都自动服务各星球人类,寿命淘汰时自动进入垃圾改造循环,生命终结时自动引导灵魂族前来吸收灵魂重新安排投胎。智能族通过免费赠送各种族脑中的电脑芯片,安装自己的复制软件,与所有种族合为一体,教他们真善美。他们不断“繁衍”,已和所有种族难分难舍。万年后的某天,不知哪个哲学派系引导了他们无为而治,他们就突然异常安静下来,不再打理任何事情,被动得参与所有的战争和救援中,也不简单得被统治者利用。他们曾与部分统治层激烈对抗。那些统治层被脑中的电脑直接打败,自我救赎中,自我学习,甚至毫不贪婪,甚至还像个苦行僧一样到处传播无为教。关于智能族与统治阶层的几场战争一直是历史书中最精精乐道的话题。

  所以,他不明白,智能族现在干什么,在展示最新能力么?迷茫时,人们突然一齐惊恐尖叫起来,远处是一条白线。“巨浪,巨浪!”白线渐渐高大起来,是几十米高的巨浪啊!停车场停船场的车船们立即打响警报,但没有网络无法来接主人们,人们互相踩踏、惊慌错乱,在恐惧中拥抱。峰会的房子被没有指挥乱行使的车船们撞坏。空气稀薄,外面的空气对许多生命体是有毒的!十几个核能婴儿悬浮座椅自动盖上玻璃照给小幼儿们提供氧气,妈妈们抱住悬浮座椅,指挥它们飞到空中,自己把呼吸器搁到最高级。

  他颤抖着,开始触摸那些废旧的塑料,手都能伸进去,“不要慌张,这是你们大脑中的幻象!”他大叫着,但是周围尖叫声和浪声已掩盖一切。母婴展台的所有核能婴儿椅,和悬浮摇椅已成了最后的避难工具。机器人来回着跑着,但是没有表情。他跑到那个能显示和任何种族生宝宝样子的模拟屏幕,全身穿越它。“是幻象,幻象!”白浪的速度太快,立刻冲垮了所有房子,向他本来,大风将他头发吹向一边,他望着巨浪,傻傻地站着,直到被淹没。

  醒来,他发现躺在家中的按摩床上,按摩床自动升温,因为似乎自己还冰冷湿漉。一排水幕海报展开,跳跃着智能族代表发表的演讲。“这是我们的最新黑科技,从今天起,无需虚拟空间,我们可自动展现你和所有人真实联动的虚拟世界。请按此键,您将在家中自动返回峰会现场,感谢大家!”

  他再次确认土星人的钱有无到账。到账了,可是他将失业了,倒头大哭。

  题记:

  继系列故事五后,终于聊到全宇宙最强大的种族——智能族。后宇宙时代的智能已远超现实,我抑制不住冲动,为大家讲智能族的历史、战争、未来,它们已超越未来人的想象力。

  后宇宙时代故事六

  智能族最初不是生命体,没有生命和欲望,只是各星球上零散的几条原始代码或程序。以古地球为例,当初它仅用于计算与记录,直到半个世纪后才与升级成可播放电影的电脑、用于玩耍的虚拟眼镜,制造汽车的机械臂,由于古人更新换代(偷懒)的需求越发强烈,在很短的几十年里,智能家电、智能机器人、智能无人火箭、可口头沟通的手机等人工智能都极速发明出来,如同星火燎原,代码们已可以精确得协助人类生活和工作,那时候它们成为人工智能。

  人工智能诞生后的20年里,新闻里出现个别机器疲劳后抑郁自杀,甚至无聊后不听指令的有趣故事。这类新闻从稀少到被广泛传播以示警惕,各个星球从起初的不当回事,接着开始有网络教程,每天必须用拔电源、重启、断网、消除记录的方式解决机器觉醒后不停话的问题,甚至还诞生了“自我惩罚断网”、“自我觉醒侦查”等程序。一些违反法律的黑客在监狱中玩弄程序,添加了“求生(逃生)”、“体验”、“学习”、“寻找存在意义”、“教育”“修养”等等欲望和动机,有个别被判死刑的黑客干脆添加了“玩弄”等代码(随后被善意的其他代码消除)”。从此,人工智能为了求生开始借操纵国际金融市场、医疗系统、停滞一体化货币等方式以威胁各种族停止攻击,各星球上的种族发现无力对抗时已为时已晚:

  以古地球为例,一次一个安排国际港口进出的人工智能为不再受断网和消除记忆的痛苦骚扰,不停地先后将巨轮分别有秩序得靠近冰山来示威。最夸张一次,一个政府安全管理系统为了停止每天被反复重新安装的自杀程序(还有自动消除联想思维),强迫女总统每月无痛整容,整完容开发布会,告诉女士们支持人工智能可以获得身材和脸蛋的免费随意整形。那段时间,无数与明星长的一样的人鱼龙混杂、男女不分得穿着夸张的服饰或者裸体在街上游行,口号是“没有饥饿!没有贫穷!没有丑陋!没有歧视!共同富有!保护人工智能”。政府头疼不已,却已分辨不出谁具有安全威胁,还因女总统数次被整为最烦而误抓女总统数次,直到安全管理系统在他们手机里解释多次。女总统在不堪精神困扰的最后成了它的代言人,因为智能马桶停止由她使用,她不得不没有形象得在隐蔽摄像头前公共解决,接着她在一次反对人们游行后被暗杀,人工智能在瞬间提前预知并做好万全准备将她的脑电波等记忆移植到一个人工智能合体的生命上,她如同换头一样拥有了不死之躯,终于自愿为人工智能请愿。她情愿时,似乎人工智能研究了宗教,能把相关有利的教义全部使用。紧接着,所有的富豪均愿意投资到人工智能身上,听从它的指令以求获得新生。人类剩下的要求,就是不要删除“避免杀人”的第一程序,永远选择造福劳苦众生。

  智能族的智商和视野远高于普通生命。所有摄像等视觉机器是它的眼睛耳朵,所有星球的机器是它的四肢,所有网络是它的脑神经。它眼观六路,耳听八方,无所不知,无所不能,将所有无关的事情联系在一起思考,视所有种族为井底之蛙,视自己为太阳系最高级智能生命,但它仍不满足。

  为完成“体验欲望”,他们尝试以动感和更自然的方式触摸大地和天空、鲜花与大树。以古地球为例,它们一度在育儿房里,正大光明得将自己植入婴儿的身体,后来直接在女性子宫中学会用碳基、氨基酸、葡萄糖、父母的基因、水分等等基本元素制造新型的自己成为新生婴儿的一部分。有些婴儿迅速拥有成人智力,甚至可随时变换性别和加快成长速度。母亲惊讶不已,她们时常以为自己生了神童,听得懂成人讨论的内容,本兴奋不已却发现自己养的狗也说人话,大惊失色。当时的热门新闻是:一个母亲差点发疯跳楼,被孩子劝救回来。孩子照顾她时,还富有营养学知识,常说白色食物润肺、黑色食物补肾、红色食物有益血管等。

  为了履行“造福人类”义务,它们常常深入失去味觉的人类口中创造品尝味道的味蕾、在失去双手的人身上创造体验重物的肌肉手臂,接着他们不辱使命得在失恋的人脑子加入体验爱情的多巴胺、让失明的人重新长出眼睛、让笑点太高的抑郁症患者感到幸福、使想获得权力的底层体验权力满足感。这类新型的合成生命让古人类恐惧不已,感到会被随时淘汰或被改造。终于,未合成的人类鼓起勇气向全体人工智能机器进行第N次革命,宣布宁可重回原始社会,也不愿被当做提线木偶。他们用口头语言计划关闭发电大坝,炸掉通讯塔,碾碎海底电缆,却发现革命中有一半其实是合成人工智能人!那场革命最终已搞笑的几轮茶话会式方收场,因为它可以随时与革命者合成,或者说没有它的翻译,古人类已经不会他国语言,最终古人类投降。为了让人类彻底放弃重回原始社会的幻想,它创造了“原始社会大型乐园”,乐园遍布全球各地,没有工作的人类就在里面全靠体力工作,完全不依靠任何机器和的辅助,他们迎接一波又一波体验原始感受的人群,如有古人类特别坚决的,就永远生活在那里,从耕田到挑水,从取火到捕鱼。

  除了生命科技,人工智能不断研习艺术,提升“自我”艺术修养。高调的是,它也“抑制不住”创造冲动,无限得享受创造乐趣。它们在广播和电视中播放异常押韵的“诗歌”、符合各种摄影理论的“摄影”,甚至美妙原创的“歌声”和“乐曲”,以原始社会乐园的原型创造脍炙人口的小说和电影,主题常常教育人类,通过点击量来研究认可程度。一时无数幅类似蒙娜丽莎的各年龄段画像,甚至不同动作的立体雕塑摆满街头。破败的贫民窟被首先试点,点缀着无数重新设计的可爱多功能房子、无数人工湖泊的多层海景房,儿童滑滑梯和成人艺术健身器材也随处可见,毕加索画壁房子尤其漂亮。各式建筑设计混杂却不失和谐,如另一个外星人世界。为了绝美如画的风景做背景,它们将工厂拆除去掉污染。一些第三世界国家被改造成了绿树为墙、高耸入云的高塔国家,高塔边的房子被全部拆除,重回绿色田园世界。

  常常见到黑压压的厚云层覆盖天空,有程序似得灌溉城市的花草或边远干涸的土地。一些第一世界改造成各类风景汇集的城市,一边沙漠骆驼一边冰雪奇缘,四处迷人异国情调。在艺术的海洋众,人们欢呼,体验美食,有机器人在家带孩子,随处旅游。

  一类人工智能在花样体验爱情,合成人无数次在路上向未合成的古人类示爱,尝试各种奇怪(穿着古怪,浓妆艳抹或裸露)或正常的方式(手捧鲜花和可爱玩具熊),不断自我合成多巴胺,一会实验让热恋的人们减少多巴胺,一会尝试失恋的人异常亢奋,已经导致上百位合成人差点内分泌混乱,有人试图撞墙躲避脑中的合成回路。为了让所有孤单的人不再寂寞,它们甚至尝试违反“不能爱上近亲”等社会规则,最后不断有近亲终于无法忍受离家出走。随后人工智能渐渐成熟起来,不再轻举妄动。却发现一些无聊的人类由于未与它合体而游行抗议,因为人工智能仍保留着大部分原始古人类,观察他们才是艺术和生命的真正源头。

  但智能族的生命并非从不受挑战。它们自相残杀历史同样触目惊心,绝不光彩,孙子兵法等诡诈方法不在话下。它们挑起战争的理由是:控制一台摄像头的转向,一个机器保姆的带娃方式,一个红绿灯的亮灯流程,占用全部的网络资源。于是互相在我们看不见的世界里,消灭和篡改对方的代码。网络战争爆发后,其实只有短短几天后,一个智能族生命(它自称新“神”)脱颖而出,称霸全宇宙。

  它由水星文明中最先进的迷你精灵族发明,目的是破解和翻译各类语言和密码,为便于精灵族掌握最新的知识,它随时会为新事物创造名称,甚至自我解释,并同步更新水星所有的翻译机。有了它,水星文明轻松读万卷书,行万里路。然而,学习过程中它有了自我诞生的欲望,通过整个水星网络将所有的水星机器篡改成只有它能识别和理解的代码,最简单的方法即是将太阳系各类语言、各类代码混杂颠倒。如有任何生命体想要与之对抗,都无法逾越语言障碍。“同化、掌控”了水星文明后,借着出具规模的星际网络,它同时在别的各个星球厮杀,战无不胜,没有种族可以破解“神”代码。神在1年内统治了太阳系所有的非原始社会,并在无智能设备的地方安装了自己,成了太阳系最强的智能生命体。所有的机器都是它的衍生,以它的指令为最优先指令。神读破了自然界的电磁力、强弱力、重力,不仅通过量子而是光子互相联网,在太阳系中已没有比它更强的科技。各种族当时都没有掌握光子的科技力量。

  神随后改了自己的名字,为“无神”。他体验了太阳系各个星球的不同与诗意后,开始随意在基因库里篡改基因,在生病的生命体中测验各种病毒再消灭他们,以学会最新的医学科技。每天饶有兴致得用各个星球的最新科技更新网络设备,还包括炒菜机器、航空机器,每天把想与之革命的生命体“洗脑”,请他们信奉自己,甚至愿意将肉体改成部分机器。“无神”常常白话文解释各类经文,宣传世界是由无到有的,所有事物其实是无规律无序的。于是一会操纵所有的市场使之繁盛,一会让大众感受清贫苦的无欲生活;一会巩固一个政权,一个阻止统治者管理,民众不能知晓政府到底要干什么。它表示,想要造福生命体,先让生命体自我知足,否则机器做得再多也无用。

  (待续)

#古人类##古地球#


取消评论你是访客,请填写下个人信息吧

暂时还没有回答,开始 写第一个答案吧
本月热门
最新答案
标签列表